孔子学院总部/国家汉办是中国教育部下属事业单位,为非政府机构。汉考国际教育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(简称汉考国际)是由孔子学院总部/国家汉办主办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考试服务公司,承担国家汉办所有考试项目的研发和运营。
CTCSOL之声 首页 > CTCSOL之声
心有所想,方能远方

“忆得旧时携手处,如今水远山长。”不觉间,回国一年有余,坦国的点点滴滴,时常浮现于梦里。再上讲台,偶然间还错把你们的名字唤起;常日里,偶遇非洲学生,恍惚间也会以“Habari”相问。关于坦桑的所见所闻,是我至今最美好的回忆。

一、我的选择  

曾经的我,懵懂无知,因为“汉语国际教育”这一专业名字里面带着高大上的“国际”二字,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她;未曾入学,便在贴吧里看到,我的学校在坦桑尼亚建起了坦国第一所孔院,冥冥之中便将我和那个孔院连了起来;初入大学,也曾迷惘、惆怅,更有筑梦路上的小插曲,但想要做一名国际中文教师的梦一直根植于心;大学毕业,顺利通过选拔、培训,直到2018年10月9日,踏上飞机的那一刻,我才觉得梦想并不遥远。

二、初来乍到

窗外的风又开始肆虐,远处山坡上曾经装饰过苍茫大地的绿,也悄悄地褪去了喜人的色彩,似乎遍地荒草夹杂着扬起的尘土才是这座城原有的衣裳。透着车窗,我努力的瞪大眼睛,妄图极尽这片大地。高楼大厦渐行渐远,造型古怪的猴面包树,色彩斑斓的铁皮房零星点缀着本已趋于荒芜的草原。如此这般,八个多小时的颠簸,带着一种朝圣般的心,我如愿到达了多多马这座小城。

“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”,同样,不同人眼中关于多多马的观点也不尽相同。没有政治首都特有的肃严、庄重,多多马城流露着一股轻微的现代与传统的结合。造型各异的铁皮房占据了小城的半壁江山,仅有的几座大楼颇有将领风范,孤傲地巡视着一切;沿街叫卖的小贩极力推销着自己的产品 ,也有傲娇的店铺老板,喝着咖啡,看着报纸,偶尔抬头看一眼小店,颦蹙之间颇有资本家的气息。“小城故事多,充满喜和乐”,多多马就是这样一座城市,在传统与现代之间蹒跚前行,也正是这样一座城,总能留给游子无限畅想。

三、保家护院的Kaka

“Kaka”是斯语中对于男性的普遍称谓。初到多多马,学校很快便为家里安排了保安kaka。远不及国内保安大哥们魁梧的身躯,更没有干净整洁的制服,唯一相像的只有他们脚上那双被擦得乌黑透亮的大头深筒马丁靴。瘦瘦的身板搭配并不合身的、有着明显缝补痕迹的褪色制服,几块铺在地上的纸板成了他们的卧具,三块石头,一口小锅,几把乌咖喱,未经净化的水,还有一部可以播放非洲rap的小手机,这是他们仅有的物品;坐在院子里面发呆,迎来日出,送走夕阳,听一听聒噪的广播,几乎是他们全部的生活。“箪食瓢饮”般的生活,他们乐在其中。

正如“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”,我遇到的保安kaka也不尽是随遇而安、无所事事。第一个住处的Denise,年龄和我们相仿,他的梦想是做外贸,为此他也深深意识到学习中文的必要性,主动跟着我们开启了他的汉语学习之路。第二个住处的William、Gaby亦是如此,他们不会英语,我们不懂斯语,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,彼此间的交流也从手势过渡到了简单的汉语。当我们自豪的向他们讲述着汉语的发音,其实内心是澎湃的,我们正以个人的微薄之力,为了中国梦而奋进!即使生活条件不如国内,但为了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奋斗,我们乐在其中。

四、我的学生们

赴任前,并没有特别搜集关于坦桑学生学习汉语的情况,我想秉持“用眼睛发现美”的执拗,带着“将心比心”的处事风格,拿着一本书、几支马克笔、一个黑板擦,信心满满的迎接我的第一节课。

对于非洲学生迟到问题其实有一定的心理准备,我并不奢望一到教室,学生整整齐齐的坐好等待我的到来。初到教室,打开门的那一刻,我曾一度怀疑自己来了假非洲!还下意识的掐了自己一把,然后隐隐的痛觉告诉自己,这是真的!是的,学生们竟然提前到了教室! 刚缓过来神儿,一个个都露出天真的笑容,向我说“你好”,当然也有极个别冷漠脸,随声附和,我心里还嘀咕着,还有点儿“坦国花朵”的样儿。

刚接到的教学班是零基础的选修生,因此平时备课时,我也总想着各种方法如何让他们更好的听懂并运用汉语。教学条件虽然艰苦,但每次看到学生交上来的作业,所有的心累都会消散无遗。朝来夕往,我和这群学生们都享受着汉语带给彼此的乐趣。

事物都有两面性, 二十岁上下的青年也是“天使和魔鬼”般并存。“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”,学生们学习汉语的热情随着时间的推移,开始显得有些懈怠,每次请假都是生病,也像国内个别学生那样存有“必修课选逃,选修课必逃”的倾向……为了帮助他们“迷途知返”,一边严格执行考勤制度,一边也邀请优秀毕业生讲述他们的学习历程,像个老父亲般苦苦教导……

曾经我们也从学生路上走过,曾经学习中也有懈怠,但是在这样的国度,我真切的希望他们能够看清:学习一门外语,不仅仅是一个交流的工具,更是一项技能,甚至能够决定他们未来的命运。

五、我的生活

多多马虽然是坦桑的首都,但远不及达累斯萨拉姆繁华,甚至几年前还只是个小镇,自然,国内也没有直达的航班。但是,小城市有小城市的生活,这里也一度被称为坦国最安全的城市之一。

赴任前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思想准备,颇有一种“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”的斗志。真正来到多多马城,我才发现,这里的一切比我心理预设要好上很多:上下班有通勤车辆,家里有保安轮值看护,每周进城采购一次物资,除了没有中国超市,买不到我曾视为灵魂的老坛酸菜泡面,一切都还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。

除了日常工作,偶尔我也会趁着夕阳西下,绕着周围的马路走走,想用自己的双脚丈量这片神奇的土地。多多马城很小,只有几条主干道,剩下的就是错综复杂的小路织成的网,似乎不管你从那条路出发,最终都能走出这个小迷宫。

道路是张网,生活亦是如此,你我都是这偌大的网上的一个点,彳亍前行,默默逐梦。其实,关于我当初的选择,很多朋友都不理解,不懂我为何放弃了看似衣食无忧的国企,跑到了非洲;家人也不大开心,不理解我为何不尽早完成学业,找一份符合他们心理预期的稳定的工作。这些都不是迷,或许是因为我个人的执拗,或许是因为心中的梦,但是更多的是我觉得自己还年轻,命运给我留有体味的空间,生活也抛出了橄榄枝,于是我来到了东非明珠----坦桑尼亚。

在这里,我遇到了一大波为了理想而拼搏的小伙伴,当我们在匮乏的物质条件下办好一场场活动时,内心的愉悦早已战胜身心的疲惫;当我们听着学生流利地说着中文,拿着自己的offer四处炫耀时,一切的一切都化为了欣慰的微笑;当我们一遍遍唱着《瀚宇之花盛开》的时候,我们俨然已是其中之一。

仔细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,我不禁感叹:“感谢在多多马遇到的每一位汉教人”,逐梦的过程很艰辛,但是遇到你们,此生有幸。未来,我可能不会再来到这片梦想最初萌芽的土地,或许哪天我又发了疯似的奔向你,或许没有或许……但我会铭记院长在岗前教学技能比赛落幕时说得那句话:“我们曾经为了一个有意义的工作努力过,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,其孰能讥之乎?”

六、关于以后

如开篇所言,坦桑的回忆,多次出现在我的梦里。我也曾多次跟好友讲过非洲趣闻,也有同学对我的非洲之旅表示惊奇。我们总会将“贫穷、落后、炎热”等标签置于非洲地区,他们也习惯性的认为中国人“会功夫、吃狗肉”。种种刻板印象,让我重新思考“国际中文教育”的意义:语言交流并非单向的,我们不求人人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,但我们追求透过语言,了解现代化的中国,我们也更愿意搭建起中外交流的桥梁,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中国以外的生活,“美美与共,天下大同”。

“聚是一团火,散作满天星”,一群群可爱的人,在特殊时期里,仍在世界的各个角落,担当起中外交流的使者,为中文教育事业发光发热。畅想未来,国际中文教育事业不会因疫情的阻碍而停滞,风雨过后,终见晴天。不久,我也将以国际中文教师志愿者的身份,通过南北大学孔子学院的平台,再次投身所热爱的中文教育事业。正如唐代诗人孟郊在《古意赠梁肃补阙》中写道:“不有百炼火,熟知寸金精。”未来不论所到何处,遇到何人,都将是一种锻炼,我也必将秉持这样的精神,完成新的蜕变!

版权所有 © 汉考国际 2016 京ICP备16003362号-2
建议使用IE浏览器(8.0以上版本)或Firefox浏览器访问本网站